马伦哥战役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马伦哥会战(Bataille de Marengo,1800年6月14日),为法国与奥地利帝国第二次反法同盟时期的一场战役。

法军由当时任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的拿破仑领军,拿破仑于此役的胜利,不仅保住了法国的革命政权,也是拿破仑毕生最引以为傲的一次胜利。

1799年法军在意大利和莱茵地区的战场上连番失利,拿破仑取得统治法国的权力,成为第一执政后,便部署反击。

1800年5月,拿破仑率领一支37,000人的部队,越过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北部,支援被奥军困在热那亚的法军。热那亚被奥军攻陷后,拿破仑决定与奥军正面决战。6月9日,法军在芒泰贝洛击败奥军,奥军统帅米高·冯·梅拉斯元帅忧虑补给线遭切断,重整部队,但是他没有立刻攻击法军。拿破仑误判奥军将要撤退,便从自已的部队中拨出两支分遣队,一往南,一向北,试图拦截奥军。怎料奥军这时竟发动攻击,叫拿破仑措手不及。

十三日下午,法军左翼先头部队加尔达师,在博尔米达河东面的马伦哥附近,终于与奥军相遇了,接着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经过八个小时的激战,奥军支持不住,向亚历山大里亚退却。由于天色已晚,再加上敌情不明,法军停止了前进。当天晚上,拉纳和维克托的部队在马伦哥及其以北地区停留过夜。天黑以前,拿破仑赶到马伦哥,命令加尔达立即查明博尔米达河上的桥梁情况。他因为没有弄清梅拉斯的真实意图,一直担心奥军会向兵力分散的法军突然发动进攻。

不幸的是,加尔达带来了一个错误的消息,说河上只有一座桥梁,而且已被奥军彻底破坏了。拿破仑轻信了这个情报,认为梅拉斯已经彻底放弃向东突围的企图,准备向热那亚方向撤退。于是,他在当天晚上离开了马伦哥,返回到他的司令部。这天夜里,整个马伦哥平原死一般地寂静,谁也不曾料到,第二天要在这个地方发生一场大规模的会战。

马伦哥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村庄,位于亚历山大里亚东南大约五公里的地方。从亚历山大里亚通向皮阿琴察的大道,从这个村庄穿过。它紧靠着一条名叫丰塔农讷的小河。这一带地形比较复杂,村庄、农舍和葡萄园星罗棋布。这些天然障碍对于防御者是十分有利的,并在马伦哥会战中发挥了它们的作用。

马伦哥交战开始以前,法奥双方都不知道自己对手的虚实。实际的情况是,双方兵力大体相当,奥军稍占优势。当时拿破仑在这块小平原上共有五个步兵师和四个骑兵旅,总兵力大约二万六千人左右,这里面不包括路易·夏尔·安东瓦尼·德赛·德·维古率领的那个兵力约五千人的步兵师,因为十三日中午,该师已奉命前往托尔托纳南面的西拉法里,去堵塞梅拉斯南逃的退路。法军成两线配置:第一线是拉纳军和维克多军,准备担任主要攻击任务;第二线是拉波普师和莫尼尔师,充当预备队。

与此同时,梅拉斯的部队完全集中在亚历山大里亚要塞,总兵力约为三万余人。尽管奥军在六月九日的战斗中被击败,马伦哥战役十三日下午又遭到了挫折,但是,整个奥军仍然拥有相当强大的实力,梅拉斯并不打算向热那亚方向退却。同拿破仑的判断相反,梅拉斯的计划正好是要集中全部兵力来作孤注一掷的决斗,准备向斯特拉德拉方向突进,力求北渡波河再奔向曼图亚要塞。

十三日夜间,马伦哥战场一片寂静。这使得拿破仑产生一个错觉,以为梅拉斯已经溜之大吉了。于是,他在十四日一早又下达命令,叫担任预备队的拉波普师渡过波河,向瓦伦察方向搜索,以阻止奥军北窜;同时,又派人通知德赛,今他继续向西推进,查明奥军去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场酝酿成熟的大战突然爆发了。

六月十四日上午九时,驻在亚历山大里亚的奥军倾巢出动,象潮水般地涌过了博尔米达河。河上的桥梁不仅没有破坏,而且又出现了两座新的浮桥。三路奥军并驾齐驱,锐不可挡,直扑法军阵地,很快便把法军前卫逼退到了马伦哥;接着,奥军又将加尔达师赶出了马伦哥。维克多急忙率沙门巴克师前往增援,但由于奥军的攻势猛烈,法军仍无法挡住敌人的进攻。这时,克勒曼率领的重骑兵旅及时赶到,立即向一部分突出冒进的敌人发起反攻,经过一番激战,将敌人的骑兵赶过了马伦哥西面的丰塔农讷河。克勒曼的这一行动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为法军向前机动兵力赢得了时间,使拉纳率领的瓦特林师得以迅速加强法军的右冀,在马伦哥与卡斯特尔切利奥洛之间展开成战斗队形。

上午十时,整个战场的形势又发生了急剧变化。奥军倾其全力展开进攻,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完全攻占了马伦哥,而且把瓦特林师赶出了卡斯特尔切利奥洛。正在这时,拿破仑从后方赶到了前线。他发现形势严重,立即命令近卫军在右翼展开,设法迟滞奥军前进。同时,命令担任预备队的莫尼尔师迅速如入战斗,从敌人手里夺回卡斯特尔切利奥洛。然而,这个师是拿破仑手中唯一可供使用的一支预备队。在原来留作预备队的三个师中,包德师已于昨天下午被派到亚历山大里亚以南去了,拉波普师则于今天早上被打发到了被河北岸。在这关键时刻,拿破仑手中再也没有任何预备力量。这对法军来说,预示着巨大的危险。

莫尼尔师投入战斗以后,曾经一度夺回了卡斯特尔切利奥洛,但由于兵力悬殊,抵挡不住象潮水一股涌来的奥军,没有多长时间,卡斯特尔切利奥洛又被奥军夺去了。这时,法军左右两翼都已陷入困境,人员损失惨重,弹药消耗将尽,士气已经大大低落。最后,在奥军不断增强的压力下,法军被迫全线后退。不过,且战且退的法军,仍然勉强保持着队形,依靠骑兵掩护,步兵得以退守马伦哥东面的圣吉里亚诺。

下午二时,法军的失败看来将成定局,因为它的预备队早已用完,还可用来进行射击的火炮,总共只剩下五门。不过,这个时候的奥军,也已丧失了原来的进攻锐气,只是缓慢地进行追击。

下午三时,梅拉斯认为大局已定,欣喜若狂,立即派出一名信使,前往维也纳报捷,报告奥军在马伦哥平原大获全胜,曾经战无不胜的拿破仑已被彻底击败,缴获的战利品和捉到的俘虏很多,目前尚未计数。同时,他将指挥权交给参谋长察赫,自己离开战场,返回亚历山大里亚。

这时,不管是法军部队还是指挥机关,确实陷在一片混乱之中。人们惶惶不安,形势极其严重。然而,身在前线的拿破仑,仍然镇定自若,沉着地指挥着战斗。在拿破仑看来,战斗并没有最后结束。几个小时以前他已派人送出紧急命令,调德赛立即带领包德师火速驰援,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马伦哥。因此,他认为还有最后获胜的一线希望。由于抱着这种信念,他一再强调,必须坚持下去,任何人不得继续后退。

下午五时,正当法军接近崩溃的时刻,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德赛将军率领他的部队赶到了,法军获得了新的生机和希望。德赛到后,立即赶到拿破仑面前,同他商议反攻之法。德赛建议,在发起反攻之前,必须集中炮火向敌人进行猛烈射击,阻止奥军继续前进。拿破仑采纳了这个意见,立即命令马尔蒙,将德赛带来的十三门火炮和原剩的五门火炮集中在一起,先向敌人进行射击。同时,指示德赛率领部队隐蔽在附近一座小山后面,而将克勒曼率领的骑兵旅配置在左边。只等时机一到,立即发起反攻。

这时,缓缓追击法军的奥地利部队,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他们一致认为,这场胜利已经稳拿到手了。奥军参谋长察赫,和他的主帅一样,刚愎自用,身在战场而对敌情一无所知。在他看来,法军已经被打败了,剩下的残部不堪一击,很快就可收拾。因此,他不去督促部队进行有效的追击,而命令部队暂停下来,在原地休息和用饭。

就在这时,法军的反击开始了。在法军火炮的猛烈轰击之下,奥军的队形顿时大乱。德赛乘此时机,立即率领部队从正面猛扑过去。这位被拿破仑赏识的将军身先士卒,奋勇当先,不愧是一员有胆有识的猛将。在他的带领下,士兵个个争先,一齐冲杀过去,马上形成了势不可挡的洪流。面对这一攻势,敌人大惊失色,随即纷纷逃散。几乎与此同队克勒曼率领重骑兵向敌人侧翼发起了猛攻,转眼之间,便将敌人切成了两段,这样便使敌人陷入了更大的混乱。

刚才,奥军还是一支胜利之师,土兵们奏着军乐、打着军旗、兴高采烈地缓缓向前推进;奥军一下子变成了乌合之众,只见土兵们惊惶失措,狼狈逃窜,完全不能称为部队。在这混乱之中,有的被霰弹击中,当场毙命;有的被马刀砍倒,血肉横飞;更多的是,成批成批地跪在地上,举手投降。奥军这个突然的失败,马上导致了全线的溃退。他们节节败走,被迫放弃了马伦哥和卡斯特尔切利奥洛,继而涌向博尔米达河,争相逃命。法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一鼓作气,把奥军赶过河去了。直到暮色浓重,法军才停止追击。由于德赛及时来援,他们转败为胜,最后取得了马伦哥战役的大胜。

不幸的是,在反攻开始不久,德赛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当即阵亡了。战斗结束以后,拿破仑赶到现场,为德赛洒下了不少热泪。他悲痛不已地说道:“如果现在能够拥抱德赛,这一天该有多好啊!”据拿破仑身边的人说,在多年的征战中,他们只看见拿破仑掉过两次眼泪。一次是在马伦哥战役中,德赛将军被敌人击毙的时候;另一次是若干年后,在阿斯佩恩-艾斯林战役中,拉纳元帅被炮弹炸断了双腿,在拿破仑怀中死去的时候。

马伦哥战役的代价是高昂的。双方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这次战役中,奥军共损失九千四百人,法军也损失了五千八百人。

六月十五日上午,梅拉斯看到大势已去,派出代表向拿破仑求和。当天下午,拿破仑派贝尔蒂埃与梅拉斯在亚历山大里亚签订了停战协议。奥军虽然战败,但是尚未陷入绝境,法军虽然获胜,本身也已疲惫不堪。在这种有利的形势下,拿破仑十分愿意结束这场战争。他同意,在意大利境内停止敌对行动。从六月二十六日起,奥军撤到波河以北和明乔河以东地区,但仍派兵留驻佩斯基耶拉和曼图亚两个要塞。双方在明乔河以西地区设立一个非军事地带,避免发生冲突。

梅拉斯的两个信使先后回到维也纳,在刚刚报告了马伦哥的全胜以后,又送回了惨败的消息,使奥地利王室和首都人民,开始欢天喜地,接着垂头丧气,演了一场引起莫大轰动的闹剧。

关于马伦哥大捷的消息,六天以后传到了巴黎。六月的整个中旬,在巴黎,在法国所有的城市,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情,等待着意大利战场的消息。保王党人盼望着拿破仑失败,希望法军被奥地利人打垮,以便迎接波旁王朝复辟。广大的群众,包括资产阶级在内,渴望拿破仑取胜,从而挽救法国的命运。开始时,消息很不准确,各种传闻迭起,有的说,法国人战败了,有的说,拿破仑阵亡了,有的说,法军取胜了。消息互相矛盾,给人们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六月二十日下午一时,巴黎城内礼炮轰鸣。人们得到正式消息:法军大获全胜,奥地利已被打垮,梅拉斯被迫乞和,意大利又被拿破仑占领了。整个巴黎立刻沸腾起来。人们按接不住内心的激乱纷纷走上街头,欢庆这一重大胜利。广大群众一致认为,这是法兰西共和国对欧洲反法联盟的胜利,是新政权对保王党人的胜利。他们无法预料,随之而来的将是一种新的统治,一种更加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工人群众的统治。当时,广大群众对于拿破仑和新政权的支持,完全建立在憎恨波旁王朝的基础之上。

马伦哥战役结束以后,拿破仑希望,欧洲能够暂时实现和平。这不仅符合法国的利益,也符合他个人的利益。经过八年的战争,法国人民已经厌恶打仗。法军获得了马伦哥大捷,一种渴望和平的情绪更加发展起来了。拿破仑执政刚刚半年,地位还很不稳固。在他远征意大利期间,国内的雅各宾派和保王党人,一刻也没有停止推翻执政府的活动。另外,由于连年战争,法国国库已经一贫如洗,财政状况日益恶化。所有这一切,促使拿破仑急于想和奥地利达成一项和平协议。于是他在从意大利返回巴黎之前,用娓婉的语言给奥地利皇帝写了一封信,呼吁和平,并建议在《坎波-福米奥和约》的基础上与弗朗茨二世举行谈判。

然而拿破仑的这个建议,提得显然不是时候。当时,奥地利虽然在意大利遭到惨败,但还远远没有被彻底打垮,它在德国境内还有一支数量远占优势的军队。另外,第二次反法联盟还没有彻底瓦解,英国政府多次表示继续给予资助,鼓励奥地利人无论如何要支持下去。上述种种因素,使维也纳宫庭内部分为两派,争吵不休,这就迫使拿破仑不得不继续用战争施加压力。

十一月五日,拿破仑宣布,取消法国与奥地利的停战状态,命令法军在德意志和意大利两个战场同时转入进攻。十二月二日,莫罗将军率领莱茵军团在德国南部大败约翰大公爵率领的奥地利军队,取得了霍恩林登大捷。这次胜利打开了通往维也纳的道路,迫使奥军不得不签署停战协议。与此同时,麦克唐纳率领一个新军团在意大利出征,于严冬季节成功地穿过了施普鲁根山口,顾利地前出到阿迪杰河上游地区。这一出色的行动,再次切断了曼图亚要塞与奥地利之间的联系。这样,驻意大利的奥军又一次签订了停战协议。

在法军强大的冬季攻势下,奥地利终于屈服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法国同奥地利终于在一八零一年二月九日,正式签订了《吕内维尔和约》,从而最后结束了第二次反法联盟中的法奥战争。

马伦哥战役是拿破仑执政后指挥的第一个重要战役。这次战役的胜利,对于巩固法国脆弱的资产阶级政权,对于加强拿破仑的统治地位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马伦哥战役在军事史上的地位和作用,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我们认为,拿破仑在这一次战役的指导上,是有其突出特点的。

首先,他有效地制造和利用了敌人在判断上的错误,真正做到了出敌不意,出奇制胜。出敌不意,攻其无备,这是拿破仑惯用的作战手段。在他第一次进军意大利的战争中,曾经非常出色地采用过这种战法。但是,那一次仅仅局限在战役和战术范围之内,而在马伦哥战役中,这种手段已经扩大到了战略范围。

战役开始前,奥军认为,法军只能从亚平宁山进入北意大利,别无他路。这是法国人在历史上入侵意大利经常所走的一条老路。这一次,拿破仑一反常规,偏偏避开了他在第一次意大利战争中也曾走过的那条路线,而选择了一条历史上很少有人走过、在一般人眼里根本无法通行的道路。结果,完全出乎奥军意料之外,达成了战略上的突然性,收到了战略奇袭的效果。正由于这一战略奇袭,他成功地避开了梅拉斯的主力,弥补了自己兵力的不足。

战役开始前,为了隐蔽自己的真实企图,造成敌人的判断措误,拿破仑成功地采取了一系列战略性的欺骗和伪装措施。例如,在瑞士方向故意示弱于敌,有效地隐匿了预备军团的真实面目和行军路线,并使敌人错误地判断了法军的真实企图。事实证明,马伦哥战役不愧是战略欺骗和战略奇袭的一个杰作。

其次他机敏地抓住了决定整个战役胜负的关键,能够在复杂的形势下趋利避害,避实就虚。趋利避害,避实就虚,这是克敌制胜的要诀,强军必须恪守,弱军更要遵循。拿破仑率领预备军团翻过大圣伯纳德山口,进入北意大利后,面临着两种选择:一种是迅速南下,增援马塞纳,倾全力解热那亚之围,使意大利军团免遭覆灭的厄运;另一种是暂时置马塞纳于不顾,迅速挥师东进,直取伦巴第的首府米兰,遮断奥军退路,以求一举切断奥军主力与本土之间的联系,迫使奥军北撤,尔后与其进行决战。拿破仑从战役全局出发,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作出了选择后者的正确决策。

当时,拿破仑如果挥师南下,去解热那亚之围,那么,势必过早地与奥军主力决战,这就很容易被强敌击败,而且,那时法军后方交通不畅,尚有后顾之忧,贸然与奥军决战,一旦失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相反,挥师东进以后,马塞纳军虽有覆没的危险(实际上后来马塞纳也率部投降了),但是,这却可以避敌精锐,击其虚弱,格矛头指向敌人最薄弱和最敏感的部位,可以夺得敌人的后方基地,切断敌人赖以生存的交通线,从而在根本上动摇敌人,在精神上给敌人以巨大震撼。后来的事实证明,拿破仑这样做的结果,造成了极其有利的态势,为夺得战役的胜利创造了条件。

第三,他沉着冷静地应付着险象丛生的战斗环境,在关键时刻指挥若定,临危不惧。对一般将领来说,在情况发展顺利时,指挥自如,并不是一件怎么困难的事情。要在情况危急关头镇定自若,做到临危不乱,则是一项不大容易达到的要求。拿破仑在马伦哥战役中,正好显示了这样一个突出的特点。在六月十四日下午的几个小时里,法军的处境可谓岌岌可危。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出现了这种情况,法军肯定是必败无疑了。可是,拿破仑却仍然镇定自若,继续从容不迫地指挥部队抗击敌人的进攻,并且因而争取了时间,等到了援兵的到达。尽管德赛率部队及时赶到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拿破仑在这危急关头的坚定态度,对于稳定法军的情绪,鼓舞法军继续进行顽强的抵抗,无疑是有重要作用的。没有他的坚定指挥,则法军早在德赛的援军到达以前就崩溃了。

马伦哥战役,无论在战略计划上,还是在作战指挥上,都称得上一个卓越的典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axi-sud-gironde.com/,巴沙姆